“批注阅读”真能成就高效语文课堂吗?

我为什么会鬼使神差接过话筒,在这样一帮人面前说那一番话?我根本没有打腹稿,没有在心底盘算,甚至几秒钟之前都没有发言的念头。奇怪的是,就是那么一瞬间,脑子如同短路般不听使唤,竟高举右手请求发言。
  事后想起自己这反常的举动仍令我困惑不已,以至于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浮现当时的画面:一百多双充满迷惑的眼睛齐刷刷地望向我,她们一定在想——这人是谁啊?在说些什么呢?有没有脑子呀?……还有表情严肃的老莫,一扫往日的笑意盈盈,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眉头;当然,还有作为专家进行活动综述的罗才军,他明白无误地告诉在场每一位老师,他不同意我的说法……
  这些统统成为笼罩在我心头的阴云,驱之不去。  

  
  所以,我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以旁观者的身份重新回顾之前发生的一切。
  613日,去嵊州城南小学参加小科哥哥的批注阅读教研专场活动,因为全省性的雾霾导致高速封道,我不得不绕远路从上虞东关去嵊州。等我们一拨人赶到时,小科的批注阅读课堂展示已结束,紧接着是他关于随堂化批注阅读的报告。
  
  关于批注阅读,我断断续续做了几年。一开始跟小科做的一样,语文课借助课文,教给学生一些简单的批注方法。后来,我把阅读视野投射向课外儿童散文,让五六年级的学生借助批注培养阅读儿童散文的兴趣,发现美,寻找趣。而这一内容作为绍兴市教改项目已经顺利结题。所以,对批注阅读四个字我真的不陌生。
  
  也正因为如此,对这一次活动我怀着极大的兴趣,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小科所讲的点滴,都是我曾经做过的。不同的是,小科把批注作为语文课堂上实现师生交互、达成教学目标的重要手段。也因为这一点,令我心生疑惑,继而思绪翻飞。  
  与会老师们的发言,也给了我很多自以为可靠的证据——呈现的课堂较为平面化,课堂气氛相对沉闷;忽视文本朗读,对文本语言形式的训练欠缺;批注反馈形式单一、不及时、面窄;在课堂上批注能够通过预习达成的问题,损耗了宝贵的教学时间……
  

  众所周知,当前的语文教学,问题多多。作为战斗在小学语文一线的老师,都期望能通过自身的努力,给予学生更多的主动,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思考、表达,实现语文素养的真正提升。  
  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背景下,许多小学语文老师将目光落在了批注阅读上。于是,在这片一浪不平一浪又起的小语教学海洋里,批注似乎成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用百度搜索有关批注阅读教学的内容,惊讶于如此这般热闹:从小学到中学,从语文课堂到数学课堂,从课内到课外……“批注阅读正当红。 
  而与批注阅读匹配度最高的一词便是高效课堂”——借助批注改造语文课堂,借助批注提升课堂效率——冲着这一理想目标,大伙儿趋之若鹜,无人质疑,无人反思,无人静观。
  
  小学阶段的批注阅读这般闹猛,正常吗?语文课堂真的需要借助批注阅读来实现其高效吗?运用批注的语文课堂,真的高效了吗?……  
  我把自己埋进了一连串的疑问之中。
  
  回顾自己做这一课题的点点滴滴,脑海中最先跳出来的不是学生的阅读批注如何精彩,而是一个个无法忽视的问题:首先,批注阅读两极分化严重,好的同学能择其要点批而注之,言简意赅,一语中的,差的孩子依旧是任务观点,随意圈划,胡乱批注。其次,学生对以作业形式布置下去的批注阅读有一定的抵触情绪,积极性不高。即便是喜欢阅读、批注能力较好的孩子,也多少有这样的情绪。第三,语文课堂中,学生能在教师引导下,较为顺利地进行批注阅读,而一旦教师放手让学生自行批注阅读,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效果可想而知…… 
  很显然,通过教师的指导、训练,小学阶段的孩子初识了阅读批注这一阅读手段,也掌握一些批注方法,也能在目标明确的前提下进行批注阅读……  
  于是,问题就此浮出水面。批注阅读作为一项技能,小学生还无法运用自如,还离不开教师点拨指导,该技能还处于不断完善、熟练、巩固过程中。如同植物,它尚处在生长发育阶段,我们就急着采摘它的果实,只会适得其反。
  
  我知道上面这些内容之间缺乏较严密的逻辑性,也知道我一个人发出的声音太微弱,但我还是要表达自己这一雷人观点——小学阶段的批注阅读对实现高效课堂帮助不大,绝大部分老师的课题标题需要斟酌修改,例如《借用语文课堂,有效落实阅读批注技能》,这样一来,我们把关注点放在了批注阅读这一技能的训练、形成上,而语文课堂、语文课文成为巩固、强化这一技能的场所、手段。  
  被批注占去较大时空的课堂,客观地讲并不是好课,课堂效果也并不理想,问题很多,比如之前老师们说到的平面单调、训练单一、反馈面窄、反馈不及时……因为语文课有教学目标,批注呈现的往往是读者的原生体验。两者之间存在差异,依然需要教师通过其他方式引导,缩小甚至去除这些差异。  
  那么为什么课堂会以这样一种面貌呈现在大家面前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小学生对批注阅读还只停留于初始阶段,只知皮毛而已。
  
  我前面讲到,小学阶段的课内批注阅读一种技能的习得,巩固。当这一技能熟练运用到一定程度,进而内化成阅读习惯时,才能真正实现阅读质量的提升。也只有在此基础上,我们才可以思考这一技能对语文课堂,对学生的语文学习状况所起的作用有多大。现在我们把整个过程颠倒了——技能还没掌握,就开始期望它在语文课堂中实现价值。这多么可笑!
  
  小学阶段提出“‘批注阅读成就高效语文课堂这一说法,寄托了老师们最美好的愿望。但我们必须冷静下来,客观的看清现状,明确小学阶段需要做的是如何操作、落实、巩固批注阅读这一技能。等这一技能达到一定水平,或者说是内化成一种阅读需求时,才可以正面讨论它对课堂所起的作用。再将其延伸到课外阅读,以此检验这一技能是否对学生的阅读经历体验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是的,事实上,我在否定小科老师和一大批正辛勤耕耘在“批注式语文课”上的老师的同时,也彻底地否定了自己——批注阅读课外儿童散文?哼,那是理想主义者的天空,远不是时候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