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五壮士

    终于在百家讲坛的讲台前,在三四百个诸暨小学语文教师的锐利目光里,在三十个初次见面的五年级孩子面前,跟狼牙山上五位英勇无畏的壮士们说了再见。虽说是“再见”,可我心里想的却是“再也别见!”


  


  掐指算来,与马宝玉他们一行五人扯上关系,也有十余天了。11月15日,跟黄薇大大乘车赶往杭州采荷二小参加省教改之星决赛。忐忑不安地等待抽签,然后就这五位壮士装了个满怀手里捏着写着“内容:《狼牙山五壮士》 节次:第六节”的小纸条,我一时之间回不了神——这样的老课文,我怎么上出新意?这样的情感型课文,我怎么上出语文味儿?  


  苦笑着回宾馆,幸亏有大大在身边陪着。两人端坐在电脑只听得啪啪的键盘敲击声,教案设计紧锣密鼓开始了。因为跟大大有太多的默契,所以两人的思路出奇的一致,几乎没有出现分歧,从节点选择到导入设计,再到文本深入都很顺利。再加上“午夜精灵”——国培同学缙云县实验小学副校长杨丽佳(习惯亲热地叫她“佳佳”)鼎力相助,给我提出了相当有价值的修改意见,还传输很多有用的音频图片素材……到午夜三点,教学设计、说课稿课件基本上都已成型。


  虽然评比的结果还未知晓,但回首整个过程,得到了很多很多。(详见我的说课稿《向“五壮士”要什么?》)


 


    在上海参加国培期间就接到翁老师的电话,说是要我在第五届“百家论坛”上一堂课。我感谢师傅对我的信任,却也陷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中。记得08年在马剑镇小支教时,带着《天鹅的故事》站在浣纱小学的报告厅里,跟一群四年级的孩子与一只执着、勇敢的老天鹅相识。那时还有老师在教育网空间里与我进行交流、商榷。只是一转眼,三年过去了。三年后,我除了茫然,还是茫然:三年,我改变了吗?三年,我进步了吗?三年之后,当我再次站在那个地方,我是否依旧是同一个姿势?……


   前因后果,如此这般,我临时更改执教内容,将上沪教版三年级《起死回生》改为人教版五年级的《狼牙山五壮士》。我想把这个课打磨得更精一些,更圆润一点,以弥补赛课时出现的种种缺憾。


    有意思的是,这次百家论坛请来的专家,竟是赛课评委之一的童承基老师。这更添了一份紧张——准备时间充裕我如何进行再设计?再呈现?    


    


    上课的前一无缘由的肚子疼,疼到昏厥,醒来时竟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客厅地面上,浑身无力……早起赶去浣纱小学和五C班的孩子们见面,状态极差,头晕乏力,没有精神。心想,惨了,该不会倒在台上,倒在那么多老师眼底下吧?幸亏自己有点“人来疯”,一见到这群穿着鲜艳校服的孩子,头就不晕了,再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一大片,力气重又回来了。


    这里,只是一个行走过程的记录,所以我不想用过多的文字来叙述课堂。当然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事儿,所以只记二三。


    我作为教学引导者,回顾整个过程,感觉还算顺利,没有出现意外的情况。课后与童老师交流,他肯定了从“战士”到“壮士”的设计主线,也肯定了语言训练与情感熏陶的双管齐下,同样肯定了我的钻研精神及文本研读能力。当然,童老师也提出了几点意见与建议,比如在学习群像描写时,可以把语言训练做得更深、更细,让学生有更自由的话语空间;比如小练笔的环节可以让学生用上词语序列中的字词,回环往复,不断强化……


    但最遗憾的是,教师比学生投入,学生文本进入不深,情感朗读的效果出不来。回顾两次不同的课堂,采荷二小的学生课前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预习,包括读课文,也没有搜集抗日战争的资料,但无论是个别读,还是小组读或者是全班齐读,效果都非常好,尤其是在“班长马宝玉斩钉截铁地说‘走’”处,那种荡气回肠、豪迈英勇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一次,我让孩子们读了课文,搜集了资料,课前十分钟播放了日军侵华罪行的幻灯片,再加上设计较之上次更合理,认知要求也是逐级递升,但学生的朗读终究偏于平淡。


    这也使得我不得不反思自己,反思课堂,反思教学设计,究竟是什么隔在孩子与文本之间,隔在孩子与我之间,隔在孩子与课堂之间?对于这样英雄题材的课文,究竟以怎样的方式呈现最为合理,最家常化?……


    虽然与壮士们挥别,但却一直被这些疑问折磨。还想着,如果条件允许,好好修改设计,再来一次《狼牙山五壮士》。但回想起这痛苦磨人的经历,畏难情绪油然而生,连忙打消这样的念头。记得多年以前,我是很喜欢上这样的课文的,比如《十里长街送总理》让我顺利通过新教师课堂教学过关,《桥》让我有机会得到师傅的悉心指导,《月光启蒙》和《再见了,亲人》让我有机会参加诸暨市的优质课评比……现在想来,当初的自己真是够郁闷,真不怕折腾呀!  


  罢了罢了。还是彻底别了吧。五壮士,再见,再也别见!


  2011-11-2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