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长辫子姐姐

    她坐在台上,两条乌黑油亮的长辫子从肩膀处挂下来,一只落到胸前。

    她娓娓道来,诗词歌赋如同长在她身上的一部分,只需轻轻一摘,便能采撷到一连串美丽的句子。


    她眼神清澈,笑容明媚。两个小时里,没有看一眼讲稿。


 


    郭学萍,江苏省特级教师。她带着她的《跟着长辫子老师学作文》来到我们学校,给给我们带来一顿丰盛的精神大餐。


    用行云流水来形容郭老师的课,一点都不为过。看不出刻意为之的痕迹,读不到生硬拉拽语言……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观察是什么?用眼睛看吗?用鼻子闻吗?用耳朵听吗?同嘴巴尝吗?还是用脑子想?


    郭老师玩转看似普通的桔子,带着一群三年级的孩子,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观察。


    也许有人会说,这题材太老土了。是啊,观察桔子,这真是一件极其普通甚至极其无趣的事情。可就是这样一件无趣普通的事,让三十多个孩子留恋课堂,久久不肯离去。


    也许有人会说,没有练笔的作文课怎么能算作文课呢?是啊,整整五十分钟时间,孩子们竟连笔都不曾触碰一下,更别说写上几句了。可就是这样一节不像作文课的作文课,却教给孩子们观察的方法、写作的角度,还有童话故事的渗透。


    也许还有人会说,听了半天也没明白“炖老母鸡一样教作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为郭老师的讲座没提纲、没理论。可就是这看似神思散漫的讲座,却指向当下语文教育界最热门的两大关键词——阅读和写作,并且向我们呈现了累累硕果。


     


    而真正吸引我的,是这位长辫子姐姐如诗似歌的语言。她就像一本诗歌散文集,随便翻开一页,便会流淌出美丽断章。一个人需要读多少书,需要背多少诗文,需要花多少精力才能达到这般的炉火纯青?再望望自己办公桌上的那一本本书,禁不住惭愧不已。读的书太少了,涉猎的范围太狭隘了,纵深的能力太薄弱了,为自己寻找的不看书的借口太可笑了……


    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十一月底市里“百家论坛”的观摩课。3年前就站在那个台上执教过《天鹅的故事》,谈不上成与败,谈不上得与失,就这么懵懵懂懂糊里糊涂地过来了。三年之后又要跟特级教师们同台,心中更多的是忐忑。这三年,我成长了吗?这三年,我有所收获了吗?这三年,我改变了吗?这三年,我丰厚了吗?三年之后,我究竟想要呈现出一个怎样的自己?……


    这些问题把自己砸得胆战心惊,不知所措。古文?古诗?现代文阅读?语文训练?……愈发困惑不已。


    给自己一个成长的理由,给成长一个方向,在阅读中去寻求解答吧。也许,只能这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