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培”,打开小语教学的一扇窗

        2011年10月12日,我放下了牵挂的一切,走进上海师范大学的校园,参加“2011国培计划”小学语文骨干教师研修班为期十五天的培训。
  半个月的培训被人戏称为魔鬼训练营,营长是上师大的吴忠豪教授,两个班主任分别是著名特级教师唐懋龙老师和南通大学的陆平博士。他们带领着来自浙江、甘肃、广东、新疆、上海、海南、云南,以及新疆建设兵团的99位学员,接受了从白天到夜晚,从周一到周日,从理论到实践的全方位作战训练。这是一次洗脑的过程,也是一次收获颇丰的培训。
   
            
一个核心理念——以“语言表达”为核心。
  首席专家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主任,吴忠豪教授给我们做的《国际视野下的小学语文课程改革》讲座中明确指出:要从“教课文”向“教语文”转变,从本体性课程角度思考语文教学内容:语文知识、语言技能、语文策略,这是语文特有的、会用的、相对稳定的特点。而我们目前比较重视人文性课程内容:情感、审美。这是与其它学科共有的、体验的、有时代性的内容。按课程标准来说,人文性内容应该跟着本体性课程内容走。然而在教学过程中,本体性内容反而是老师自选的,想教什么就教什么,导致语文课的本体错位与无序。
   语文作为一种社会交际工具,其核心功能在于能够熟练“运用”口头和书面语言,参与社会交际。而我们语文课程将大量时间消耗在文本解读上,文本解读式的课程形态与语文课程培养学生社会交际能力的需求是不对称的。语文课程应该对接现代社会对本课程的需求,建构“理解”和“运用”并重,并且朝向“运用”的课程形态发展。尽管自己平时已经意识到要加强表达训练,动笔时间每堂课不少于10分钟,还是经常由于过多的情感体验占据了语言表达的时间。回去一定要把课堂时间腾出来用于方法的指导和表达的练习。
   
                               两种实践研究
  ——专题行动研究。
  99名学员,15个小组,每个小组一堂打磨一堂研究课,做好两次研讨实录,做好一次课堂实录,完成不少于两万字的专题行动研究报告……
  在这样实打实的硬指标指引下,我们小组五个人确定了研究主题——基于学生最近发展区的文言文阅读指导教学。维果斯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认为,学生的发展有两种水平:一种是学生的现有水平,另一种是学生可能的发展水平。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是最近发展区。教学应着眼于学生的最近发展区,为学生提供带有难度的内容,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发挥其潜能,超越其最近发展区而达到其困难发展到的水平,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下一个发展区的发展。只有针对最近发展区的教学,才能促进学生的发展,而停留在现在发展区的教学,只能阻碍学生的发展。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把最近发展区转化为现有发展区的过程,即把未知转化为已知、把不会转化为会、把不能转化为能的过程。那么,如何准确定位小学阶段文言文阅读的“最近发展区”呢?
  文言文是我国古代优秀文化宝库的一朵绚丽灿烂的奇葩。它文字简约,却寓理其中,意义深远;它语言凝练,却不失形象生动。在小学中高年段有意识地指导学生阅读一些文言文,如同在孩子面前打开一扇窗户,铺开一条通道,让他们走近历史先贤,在阅读与思考中汲取古代文化的精髓,这将为他们进一步了解祖国文化打下基础,并对其一生文化素养的积淀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经过小组成员的讨论及吴教授的指导,我们认为小学文言文的最近发展区应该定位为:以诵读训练为主,习得文言文常用的阅读方法,积累文言文语感,初步了解文言文词汇古今之异同,激发学生对文言文的兴趣。
  然后,我们开始打磨我的《活见鬼》。因为这堂课上过不止一次,整个教学设计花了我很多心思,对多个教学环节的安排我都能说出一大堆理由。但吴教授说过,每个老师都要抱着“面目全非”的心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打磨过程。
  果不其然,第一次小组内研讨,就大刀阔斧地砍掉了我的一个主要教学目标,“学习作者刻画人物的方法,能适当地进行运用”。大家一致认为,既然是学习小学教材中为数不多的文言文,那么课堂就要体现文言文的学习特点,这刻画人物的方法放在此处不尽理想,放在现代文的阅读教学中更合适。
  此外还修正了“能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理解课文内容”这一教学目标,因为这样的目标定位可以用在任何一篇课文的教学上,是非常不规范的教学目标,经过讨论,最终把教学目标改为:1.认识“撩、趋、亟”等生字新词,理解“俄顷、愕然、踉跄”等词。2.能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在理解的基础上读出文言文的味道,并尝试背诵。3.学会用查字典、联系上下文、结合现代译文等方法学习文言文。
  重新审视这最终定下的三个目标,不难看出每一个都很具体、详细,并且都涉及到教学环节的安排、操作。
  反观自身教学,先做好设计,再制定教学目标,本末倒置,违规操作的事情举不胜举。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学校检查备课时发现的问题:绝大部分老师的备课没有注明教学目标——这就意味着我不清楚这堂语文课到底要教给孩子什么?要让孩子收获些什么?
  我想,一堂语文课,就从确定教学目标开始。
  在接下来的磨课中,我们紧紧围绕教学目标,结合文言文的文体特征展开讨论、交流,修改、确定教学设计,最终呈现出的第四稿设计跟我当初上交的初稿大相径庭:教学内容少了,但更集中了;学生习得轻松了,但学得更扎实了;教学时间不延长了,但教学效率更高了。35分钟,扎扎实实解决一两个问题就足够了。
  我们语文老师不要把孩子当作傻子,课文内容他们都能读懂,但是语言训练点藏在何处是需要老师挖掘、深化、训练和拓展的。学生的语言习得也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形成的。
   
  ——课堂观察研究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初等教育系副教授、教育学丁炜博士,她长期从事语文课程与教学、微格教学的研究。在这位年轻的女教授指导下,我们进了微机室,利用现代化教学技术手段来进行课堂教学观察。课堂教学观察是带着明确目的的“思、看、听、记、写”统一的活动。
  经过第一次研讨和试教后,刚好迎来了“微格教学及课堂观察”的学习。小组经过慎重讨论后,达成一致意见:将“课堂观察”和“专题行动研究”紧密结合起来,充分利用现代教育手段和课堂观察的理念,深入剖析第一次试教中出现的问题。观察对象确定为我执教的《活见鬼》。在2个小时的深入研讨后,决定将观察点确定为“小学语文课堂中无效教学因素”。
  在语文阅读教学中,课堂中的无效教学因素,包括无效的教师教学行为、无效的教学环节设计等,都直接影响到课堂效率。
  我的这堂研讨课原计划35分钟的课堂,实际教学时间为45分钟,其中朗读指导占用了近25分钟,远远超出了原先的预计。导致这一状况的重要原因,就是课堂中出现的较多无效教学因素。
  我们用自制的观察量表进行观察。该量表从三个维度对课堂无效教学行为进行分类,分别是无效环节A,可分成三个层次:虚设环节A1、时间控制不当A2、忽视生成A3;无效行为B,可分为三个层次:消极参与互动B1、对学生置之不理B2、资源的无效利用B3;无效语言C,也分成三个层次:无效提问C1、无效评价C2和重复性语言C3。(详见表1)

  我们采取了记录、录像、观察、研讨等方式,通过对课堂的观察,分析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出现的无效教学行为。
  我们对整堂课中出现的26次无效教学因素进行了汇总统计,得出如下结果,详见表2。
  


  从上表不难看出,无效环节A共出现5次,占19.2%;无效行为B共出现5次,占19.2%;无效语言C共出现16次,占59.6%。




  从上图可以看出,课堂教学中教师的无效语言对教学效率的影响是最为明显的。第一,这一结果充分佐证了语文学科的一个显著的特征——语文是语言的艺术,语文离不开语言。尤其是作为课堂主导者的教师的语言,对课堂时间的调控、课堂过程的推进、课堂生成的促成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第二,充分证明了教师语言在教师综合素养中的重要地位。语言是教师教学思想的直接体现,是使用最广泛、最基本的信息载体。这堂课与预设目标未能达成一致,其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教师的无效语言。
  我们还发现,出现频次最高的教学因素分别是:无效环节A中,时间控制不当A2出现了4次,占15.4%;无效行为B中,消极参与互动B1和资源的消极利用B3各出现了2次,占比例同为7.7%;无效语言C中,重复语言C3出现12次,占46.2%




  原计划35分钟的课堂,实际教学时间为45分钟,其中朗读指导占用了近25分钟,远远超出了预计。这与教师忽视教学实际,不能灵活调控课堂,一味执行教学设计中的环节有很大关系。时间控制不当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课堂节奏拖沓,没有韵调,体现不出节奏美。
  我想到,在课堂教学中,教学内容在各个教学流程中的分配,其轻重、难易、多少,必须布局合理。也就是重点、难点的呈现要有变化,由浅入深,先易后难,时重时轻,间隔有致。这样,可以使学生的心理感受到一种舒缓——紧张——舒展变化,既避免长时间的面对疑难而过分紧张,造成疲劳,又不因内容过易,情绪松弛而分散注意力。教学节奏的准确把握,就形成了轻重交替的节奏,大大提高了学生的学习效率,也增强了课堂教学的艺术情趣。
  通过课堂观察,教师课堂提问的随意性较大,这影响到了课堂的实效。新课程改革大力提倡教学互动、师生对话。于是过去的“满堂灌”变成“满堂问”,课堂自热就遭遇这样的尴尬:一些过于琐碎的无意义的问题包围着学生,牵着学生的鼻子走,如:“对不对”“是不是”“懂不懂”及相应的“对”“是”“懂”等低级的话语充斥课堂。或者为提问而提问,这种未经精心设计的随意性提问表面上看让课堂很热闹,能做到互动。细看却是故弄玄虚,收效甚微。结果当然是“启”而不“发”,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我想,解决这一随意提问的策略必须遵循以下几点:(1)提问必须清晰明了,学生一听就知道问的是什么。提问的语言应力求做到准确、简洁、清晰,避免不规范、模棱两可的提问,避免范围过宽的提问。(2)问题必须有学习价值,有启发性,引起对所学内容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把握。问题还要照顾不同层面的学生,能引起大多数学生的共鸣。(3)教师必须规范自己的课堂语言,消灭口头禅式的提问,让琐碎的无意义的提问远离课堂。(4)作为一线教师必须定期上一上公开课,并紧随着评课以期来检查自己课堂语言。(5)用用学生这面“镜子”,经常在学生中做做课堂民意测验,来提高自己的课堂实效。
  当初去参加国培之前,我怀揣着这样一个疑惑:“如何打通我郁结的课脉(莫国夫语)?”当初莫老师对我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我还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课脉郁结”为何物。经过这样的课堂观察,反复观看自己的录像课,从自己的教学语言、教学姿态、师生互动等入手,全面解读了我的课堂教学表现,的确有点“滞”,而最关键的问题是教师的语言过于随意。这一问题源于平时语文课堂的积弊,若要得到改变,一定要从每一节语文课开始改变。
   
                                三种教学风格
  ——贾氏风格
  18日下午,我有幸聆听了上海小语界“四大金刚”之一贾志敏老师的两节阅读习作课——《恶魔约翰》、《两本小学课本》、《烛心》三篇小小说,以及对小小说《烛心》的改写习作。
  语文课应该教给学生什么呢?“培养兴趣,教给知识,养成习惯,提高素养。”贾老师用简洁的16个字给予了精辟的概括。语文课就是用课文作为例子教给孩子说话和写话。
  我们应该学贾老师“一辈子学做小学教师”的谦虚态度;二学“真实、朴实、扎实”的教风;三学“当场诊断”的教学机智;四学“课堂生成”的沉淀语感;五学严谨的作风、厚实的底蕴……更重要的是学习贾老师的为人
  贾老师讲课结束后的细节对我的震动很大,我关注到讲座结束后,七十二岁的老人没有休息,他拿起黑板擦把自己的板书擦干净,又取出餐巾纸把刚才倒在桌面上的水迹擦干净,那是为了演示脚印倒上去的。猛然间,我悟到了教语文更重要的是教做人,这正是贾老师的人格魅力所在。贾志敏老师高超的教学艺术,真实、朴实、扎实的教学风格,对我而言无疑是高山仰止。
   
  ——王氏风格
  20日上午,聆听了王崧舟老师的《望月》。第一课时紧紧围绕“读月”而展开,把长的课文读短,读通。文有三月:江中月、诗中月、心中月。借着背景音乐,循着老师煽情的语调,在回环复沓、余音绕梁的诵读中,带人玩赏了一回眼前这月光如水、江月交融的“江中月”,但这只是“望月只是月”。紧接着抓动词,说理解,叫人品评了一回那记忆深处中的“诗中月”。读课文,找句子,“月亮像天的眼睛……”最后带孩子们一道去找寻那带着童话般梦幻的“心中月”。第二课时,紧紧围绕“写月”而展开。为此,王老师进行了二度创作,通过赏各路名家之月,“望”出月之异同,现场写月。引导学生理解“望月只是月”、“望月不是月”、“望月还是月”写作的巧妙方法。
  王老师在实践、反思、磨砺中逐步形成了“精致、和谐、大气、开放”的语文教学风格。他用自己的课堂诠释了“诗意语文”。语文是诗意的,是为诗意人生服务的。但光使语文拥有诗意是不够的,否则容易使语文成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为此,他又提出了:“语文是功利的,那是学生的立身立器;语文是科学的,那是学生的思维之剑;语文是审美的,那是学生的精神家园。语文是一面多棱镜,折射着功利、科学、审美的缤纷色彩;语文是一个万花筒,演绎着实用、真理、情性的大千气象。说到底,语文是人的,只有全面而深刻地把握好人与语文的关系,语文才会喷射出缤纷的色彩,激荡起大千的气象。”
  因此,可以这样说,用生命语文并从教育哲学的角度来概括王崧舟语文教育思想是较为恰当的。
   
  ——自我风格
  尽管两位老师的教学风格迥然不同,但是他们身上却能够感悟到作为一名语文教师必备的素质:他们都有敏锐的教学智慧,深厚的文化底蕴,卓越的语言表达能力,优秀的思想品格和博大的人文情怀。
  我们要教给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灵魂的塑造。这就是说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必得有四大支柱的坚固支撑。丰厚的文化底蕴支撑起语文教师的人性,高超的教育智慧支撑起语文教师的灵性,宏阔的课程视野支撑起语文教师的活性,远大的职业境界支撑起语文教师的诗性。
  大家一定听过戴建荣老师的课吧,如果只听戴老师的声音,大家一定认为他是电视台播音员,声音浑厚而富有磁性,时而委婉动听、时而铿锵有力、时而稳重深沉、时而俏皮幽默,让我们的心情随着他的声情并茂的语言潮起潮落。但是我们可曾知道戴老师练就这一绝活需要花费多少心血。为了提高自己的朗读水平,他坚持多年听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并把跟读用录音机录下来,与赵忠祥老师的声音作比较,揣摩大师对文字的感悟,模仿大师的朗读技巧。戴老师正是在这一次次的学习中、一次次的比较中、一次次的揣摩中、一次次的模仿中练就了这种技巧。
  浙江的蒋军晶老师为了练习普通话,跑到北京自费学习。这就是毅力打造了又一个“播音员”。所以我们学名师不仅仅是模仿他们的课例,而是发现他们的教学思想,去反观我们的课堂,每人形成属于自己的教学风格,做最好的自己。
   
                          四种培训形式
  专题行动研修板块。前面已经详细讲述,此处不再赘述。
  工作坊研修板块。我们欣赏了贾志敏、王崧舟等名师精湛的教学艺术,学习了微格教学、课堂观察、网络数据库与BB平台课程学习使用等现代教学技术。在专家引领下进行“做中学”,大大提升了我们对语文课堂的研究能力。
  专家讲坛板块。由专家介绍各领域学术研究最新动态和研究成果,有“现代教学理论与小学语文教学”“小学语文课程与教学研究”两个专题。
  其间,我们聆听了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张民选教授《上海PISA阅读测试分析》、吴忠豪教授的《国际视野下的小学语文课程改革》、李学斌博士的《小学语文教师如何加强儿童文学素养》、吴立岗教授的《作文教改的昨天、今天与明天》、王荣生教授的《语文教师的教学反思》、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主编崔峦研究员《素质教育背景下小学语文课程与教学问题研究》、特级教师唐懋龙的《语文常规课教学》、特级教师徐家良的《文本细读与教材分析》、谢利民教授的《教学论视野的课堂教学》、吴念阳副教授的《小学语文教学中的心理学》……这一系列的专家讲坛,拓宽我们视野,开阔我们眼界,夯实理论基础。
  拓展性课程板块。上师BB平台上提供了专家团队开发的“教育教学理论”课程和“名师课例研究”两个专题的网络课程,我们在研修期间包括研修后阶段进行选择性学习。
  网上资料室提供了大量的国外阅读和作文教学的现状与改革方面等资料,还提供了二三十节名师精品课课堂录像,这打破了研修期间课程内容的限制,大大丰富了我们的研修课程,把研修向后续延伸。
  我在想,我们校本培训,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一下呢?哪怕只是借鉴其中一块内容,对教师专业发展的促进作用一定不错。
   
                          五个意外收获
  1.上师大的路名具有文化底蕴。


      走在上师大校园里,一块块路牌清新、脱俗地站在路边。路牌上的路名吸引起了我的注意力。上海师大所有的道路都有自己的冠名。
  我们培训的四教楼在东部,是文科比较集中的校区。所以大部分的路名,都以“文”字起头,“文苑路”“文嘉路”等。西校区的路名,大多以“学”字起头,如“学馆路”、“学理路”、“学舍路”、“学勤路”“学工路”。一打听,西部理科比较集中。
  每条路都有文化意蕴:如“学思路”,出于《论语》,《论语》里孔子的第一句话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为政》篇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把“学习”与“思考”结合起来。如“学政路”,出于《周礼·春宫大司乐》:“大司乐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国之学政。”指学校的教育行政;宋代太学的教官也称“学政”。因为这条路上有上师大的行政办公大楼;“学政”,也可以理解为学校行政所在地。此外,等“学馆路”“学理路”“学舍路”“学勤路”,都有出处,并令人联想起这条路上有图书馆、有数理信息学院、有学生宿舍和后勤医院等等。同时,沿着那条路走去,往往就有一幢和路名相同的楼名。学校的路名、楼名,提升了学校风景的档次,丰富了校园的文化生活。
  那么我们校园里的那些路有名字吗?是不是也能给它们取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呢?在命名的时候,主要遵循以下几个原则:一是大多数路名、楼名,是要有文化底蕴的成词,是与传统文化精神有联系,与学校有关的;二是,大多数路名,要有稳定性和不可易改性;三是,最好路名、楼名有“望文生义性”,能引起人们合理的联想。


  2.上师大附小具有浓厚的英语氛围。17日中午,在助教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师大附小熟悉学生。12点30分,在“Goodafternoon”的问候声中英语之声开始广播了,先是小朋友播报校园英语新闻,再是英语趣闻,最后在悦耳的英语歌曲中结束了英语广播节目。第二天早上,迎接我的又是“Goodmorning”及“WelcometoShanghaiNormalUniversity”。我看了课表,发现每个年级都开设了英语课程,几乎每天都有英语课,这大概是上海这个大都市与国际接轨的缘故吧。我与英语老师做了简单的交谈,她们认为语言的学习最终的目的是运用,如何让学生能在非母语的环境中学好英语,为学生营造一些良好的语言环境,以各种活动为载体让学生有更多学习和运用英语的机会,让英语真正成为交流的纽带。开展了与教材配套的“儿歌诵读”的教学整合研究,利用每周一午间英语广播时间开设英语学习,学校针对学生特点、学科特点,利用每周的拓展课,进行英语的学习。以书信形式,与加拿大姐妹校GloveMapleSchool的学生互动交流,在增进两校间友谊的同时,使学生对加拿大的民俗风情有所了解,也锻炼了英语表达能力。让孩子置身其中,在游戏中,在欢笑中,在体验中轻松地学习,掌握所学知识。
   
  3.求知小学的走廊文化具有主体性。10月23日我们走进位于上海市区西南方的漕河泾,有一所历史悠久的求知小学。秉承“自吾求知,蒙以养正”的办学理念和“乐求真知,手习脑勤,心康体健,争冠治生”的校训显得格外醒目。最吸引我的是该校的走廊文化。每一层教学楼都有每一层的文化重点,其设计独巨匠心,其制作十分精美,以传统文化为主线,以琴、棋、书、画等为主要内容,成为艺术教育的校园文化建设的一道重要的亮丽的风景线。
  
  4.一师附小洋溢着浓郁的书香。10月20日,是期待已久的名校考察。一师附小校园不是很大,却处处充满人文情怀。校园里绿意盎然,连廊上盆景点缀,水池边垂柳依依,葡萄架下秋千飘荡,让人如同走进了公园。吸引我目光的是——教学楼之间的过道旁设有开放的阅览角,一格格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供休息时间学生自由饱览。我特地关注放的是什么书,有《小学生世界》《少年科学画报》《爱迪生》,很明显科技类的杂志居多。而我们开放书吧中摆放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书籍,看来要像鲁迅所说,“做学问要像蜜蜂采蜜一样博采众长,倘若只叮在一处,便枯燥了。”
  
  5.丰富的培训资源。这次培训,见到了儒雅博学的吴忠豪教授、思维敏捷的特级老师唐懋龙、仰慕已久的王荣生教授、谈吐不俗的谢利民教授、朴素亲和的丁炜博士、谦谦君子陆平博士等,这些名师就是我们课程改革的资源。
  同时和来自广东、云南、海南、甘肃、新疆、浙江、上海的学员一起朝夕相处15天。一打听,特级教师一抓一大把,省教坛新秀、省学科带头人、全国模范教师更是多得去了。像我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战战兢兢,不知所措。但大家都对自己有着准确的定位,那就是来学习、学习,再学习,所以没有人自视甚高,没有人故弄玄虚。这样的氛围,着实难能可贵。
  
    培训已经结束,我又将重返课堂。有学员在QQ签名里这样写着——
  “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他的意思是,上师大培训是火坑,返教学一年是泥坑。
  “十五天培训结束了,语文课到底怎么上?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是的,迷茫肯定是有的,仅靠这15天培训学习怎么够?我们需要的是回到课堂,哪怕是泥坑里的课堂,反刍、内化学到的东西,摆脱“教课文”,走上“教语文”,给孩子们打开一扇明亮的语文之窗

《“国培”,打开小语教学的一扇窗》有2个想法

  1. 看了很受感动,学习您的谦虚,您的认真,我是一个刚走上讲台一年的小学老师,也在教语文,但成绩总是学区垫底的,很苦闷,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知道。我的QQ号:2778102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