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拯救”

不寻常的“拯救”


浙江省诸暨市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城东小学    赵珈瑜


 


“拯救”由来:


1、不能承受之“轻”


学习课文《壮丽的青春》,学到“欧阳海箭步飞身,抢上路心,水淋淋的雨衣噗拉拉地飘起,他脸不变色,心不跳,拼出性命把战马推离了轨道……”,我让学生想象省略号里的内容。学生小方这样写道:“欧阳海被火车头顶出老远,身子离开地面飞向空中,蓝天、白云、小鸟……他作了一次免费的旅行。”对于欧阳海青春生命的壮烈离开,小何居然报以如此无谓、轻率的态度。这让我心寒。
    2
、如此“善良”


“再令人触目的就是那些偶然一见的囚在笼里的小鸟儿了,但是我不忍看。”在引导学生理解了这句结束语后,我们终于学完了梁实秋的散文《鸟》。课外延伸的练笔内容是“我与动物之间的故事”。


S在习作《善良的我》里这样写:“这只小鸟看上去随时想飞走,我找了一条绳,绕着它的腿转了几圈,又拽拽绳子,试试绳子是不是结实,只听得小鸟发出美妙动听的叫声。我放开小鸟,它扑拉拉振翅欲飞。等它接近窗口想要逃走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将手中的绳子往回一拉,小东西就只得乖乖地回到我身边。……小鸟似乎有些累了,呆在那里不作任何挣扎。我觉得无趣,就顺手把它塞进了牛奶箱,又从厨房里拿了米饭丢进箱子。怎么样,我还是挺善良的吧?”


文章在“怎么样,我还是挺善良的吧?”反问中结束,我从字里行间读出了小S的冷漠和残忍。他所理解的“善良”完全与传统意义上的“善良”背道而驰。这让我震惊。


3、拯救孩子,拯救“真善美”


感情朗读、课外阅读、描绘生活……在一系列的语文训练过程中,总会不时出现类似小方与小S这样的孩子。他们用自以为正确的“真善美”标准评判着周围的人、事、物,以一种审美缺失的姿态行走在充满人性、人情、人文与人格美的语文课堂上,与新课程下的语文课堂格格不入。他们是一群需要“拯救”的孩子!


“拯救”行动


1、“不寻常”的语文课


我慢吞吞走进教室背靠讲台,又叹了口气。孩子们觉察出我的异样,我仿佛看到他们脑海中的问号。


小叶紧张地问:“老师你怎么了?”我缓缓地说:“今天很想和大家说说我的烦恼。愿意听我的唠叨吗?”在异口同声的“同意”后,我说起作文优质课评比落选的事情。说完以后孩子们开始交头接耳,有人紧锁眉头,有人坐立不安了……“你们能帮帮我吗?”我将问题抛给了这群孩子。


小胡说:“赵老师,不要气馁,虽然这次你失败了,但只要继续努力,一定会成功!”小叶在大家既佩服又惊讶的目光里坐下。小陈说:“赵老师,去参加选拔就说明你是成功的。结果如何不要紧,因为在我们心里,你永远是最棒的。”小陈的话音里虽然带点腼腆,但更多传递给我的是无限的真诚。坐在教室角落里平时沉默寡言的小詹也慢腾腾说:“阅读老师讲过一个故事,说上天不会为难不聪明的人,但要为难聪明的人。赵老师,家长开放日和今天的课上你的课件都莫名其妙出现了问题,这大概就是上天在为难你呢。这说明你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个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欣喜之情油然而起。我也抖落了一身郁闷,继续等待其他孩子的安慰。终于,一个对什么事都抱无所谓态度的男生将手举得很高,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样七个字:“失败乃成功之母!”我带头鼓起掌,连声道谢。……


在短短35分钟的语文课堂里,我以失败者的角色面对25个孩子,真诚地与他们沟通,坦然进行自我反思,欣然接受他们的意见与建议,也深深被他们本真的善良所打动。在后来的周记里,我读到的已不是单纯的文字,而是在品尝一次心灵的盛宴。


“润物细物声”的境界就是如此吧。我用真诚与坦率“润”了孩子们,孩子们用关心与爱“润”了我。


2、狗肉店事件


    语文课堂上,我告诉孩子们家里的小狗被人偷走了,然后讲起这只小狗的故事,讲它的顽皮、懂事,还有它离奇的身世。孩子们听得认真,最感兴趣的还是它的身世——被解救在屠宰场。于是特殊的课外作业诞生了:请你去狗肉店看看关在笼里的小狗,用心跟那些濒临死亡的狗们交流,并尝试解救它们中的一条,或两条……


种种原因,完成这项作业的孩子不多。但将作业交给我的孩子,他们的神情是认真而严肃的。比如小Z,他在用了拟人的手法,以一只笼子里的狗的口吻,述说它看到的一切。它看着朋友们闷声吼叫着被店老板拖出笼子,看着刚才还活生生挤在一起,此刻却全身瘫软地躺在血泊里的朋友们,无边的恐惧笼罩着它。它挣扎着,得到的却是老板的一顿乱棍,还有一句“接下去杀你!”当它彻底绝望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站在离笼子不远的地方。他们的目光交汇了。然后它看到他走向老板,它听到他在说话,看到他将手指向它。……它睁开眼睛,没有看到笼子,没有看到凶恶的老板,它看到的是干净盘子里盛着的牛奶,看到的是那个穿校服的男孩一脸微笑。它以为是做梦,却分明感觉到男孩的手指正抚过它纷乱的毛发……


我推荐给其他孩子阅读,因为我被流淌的人与动物的情谊感动了,被动物强大的抗争力感动了,也被小Z细致独特的文笔感动了。孩子屏息而坐,小S在一片安静里低头站起来:“那只小鸟还关在我家里,不知道今天放学去放了它还来不来得及。”虽然压着声音,但每一个字我们都听得非常清楚。我看见孩子们的眼睛,映着透过窗帘斜射进教室的几屡初夏暖阳,熠熠闪光。


                                我的思考


   小学高段学生已经具备自我意识,在辨别真善美、假丑恶时容易被误导而出现价值观偏差。语文教材中充满人性、人文、人情的课文,若不用为他们理解接受的方式呈现,教学效果会适得其反。比如,他们对《一瓶矿泉水》中母亲的做法无法理解;对《春满燕园》里作者的联想存在异议……


《小学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课程应重视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美和谐发展。语文课程丰富的人文内涵对学生精神领域的影响是深广的。学生的审美缺失可从多方面补救,如品读文本词句、感受文本形象、指导课外阅读、进行生活作文等,引领他们离开错误“小世界”,走进具备美学意义的“大天地”。在引领过程中,真实情境、切身感受、坦诚交流……这些经验式的积累对学生的移情能力、体察能力和感受能力起巨大作用。只有当他们真正走近他人,聆听他人,才会懂得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的重要;只有当他们走进世界,用心体验,才会理解何为“大爱”,何是“扭曲之爱”;只有当他们亲历具象化后的抽象概念(如“生与死”对于学生来说是个抽象概念,但在狗肉店亲眼的所见所闻,非常直观且生动地诠释了“生与死”),才会明白“善良”与“邪恶”的截然不同……


一句话,只要用心生活,就能用语言去描绘出世界的真善美,用行动表达出真善美,用心灵感受到真善美。


 

《不寻常的“拯救”》有6个想法

  1. 超越“教书”的层次,到达“育人”的境界。你做到了。[quote][b]以下为赵珈瑜的回复:[/b]
    雷老师,你过奖了。[/quote]

  2. 有时面对学生冷漠心在颤,也深知“拯救”绝非教师一言一文即可做到,但责任使我们不放弃希望与行动。[quote][b]以下为赵珈瑜的回复:[/b]
    现在的孩子耳闻目睹那么多社会丑恶,仅凭我们老师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