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叫“龙”的猫

    和孩子们端坐在拉起窗帘的教室里看一部叫做《龙猫》的日本动画片,当主角的形象跟期待中完全背离时,我禁不住在心里嘀咕:龙猫的亮相实在不好看,肥硕的身子看上去像极了日本相扑选手,张开的大嘴又令人联想到河马,再加上偶尔诡异的微笑还有懒洋洋的眯眯眼……我忽然觉得宫崎骏好搞笑。


  但这个念头只因一个短暂的镜头就跑得无踪无影了——雨夜,龙猫跟等爸爸回家的姐妹俩并肩站在车站,手里举一把甚至连头顶都遮不住的雨伞,是姐姐借给它的雨伞。雨渐渐停了,一阵风吹过留在树叶上的雨珠就呼啦一下落下来,蹦跳到雨伞上。大龙猫发现如此有趣的现象后,乐得张开大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它那硕大的身子随着它双腿用力一蹬便腾空而起又重重落地,大树上的水珠怎禁得住这样震撼的力量,全都呼啦啦掉落下来,变成了另一场更大的雨。乐不可支的大龙猫像个调皮的孩子,笑容里全没有尘世印迹,只剩下纯纯的憨厚。孩子们的笑声也随着掉落的水珠纷纷四散开去,落进一个初夏的明媚午后。


  于是,那个夜晚,我闭着眼睛重新回忆这一部关于童年,关于亲情的动画。


  看过多部宫崎骏的动画,“生命”这个词似乎是他一直想用各种方式诠释的。在他看来,最美的生命在童年,生命最美在亲情。画面流动的时候,亲情亦在流淌。


  八十多分钟的电影《龙猫》,情节很简单,没有惊心动魄的场面,也没有扣人心弦的悬念,像在给我们讲一个寻常百姓家的故事,故事里有山川田野、河流村庄,故事里有父母孩子、乡里乡亲,故事里还有一只爱笑的大龙猫。


  《龙猫》是浪漫的,除却之前提到的那个画面,不得不说的就是姐妹俩在梦境中见到橡树籽发芽后长成参天大树的情景。龙猫带着姐妹俩,沐浴着朦胧的月光,进行一个神秘的仪式,仪式一结束,橡树籽像着了魔似的蹭蹭蹭往上蹿,不一会功夫,栽种橡树籽的土地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橡树林。而姐妹俩跟着大龙猫竟飞了起来,它们绕过了村庄,绕过了睡觉的鸟,绕过了躲在橡树叶片里休息的小虫子……她们并排坐在一根粗壮结实的橡树树枝上。月光和我,见证了这一切。


  不由得想起宫崎骏另一部动画《再见,萤火虫》里类似的画面:兄妹俩坐在蚊帐里,哥哥缓缓摊开手掌,有无数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从手心里飞出来,点点荧光在夜空汇聚,照亮了兄妹入神的脸庞。“如果多抓一点回来,那就如天空中有很多星星一般”,于是,我们看到哥哥揭开背篓的盖子,整整一篓的萤火虫都飞到空中,成为照亮兄妹短暂生命的最美瞬间,成为这部电影中难得一见的温馨场景。


  《龙猫》也是温馨的,就像最初的那个画面——顶着一片荷叶的龙猫、破旧路灯下昏黄的光晕、水滴滴落的细腻声,以及龙猫的一系列细微的表情变化,从绘画到影片的镜头调度都独显功力。尤其在小女孩等待父亲的焦虑中,那种幻境般童真的陪伴感,尤为温馨。


  很想说说电影中的那些人,比如,那么懂事的小月,那么依赖姐姐的小梅,口是心非却心地善良的小凯,还有样貌难看却和蔼慈祥的邻家婆婆……


  很想说说电影中小凯骑自行车的样子——那不就是小时候的我吗?拐着脚一下一下踩着踏板,眼里满是说不尽的骄傲。还有,我弟弟不就是像小梅一样双手双脚爬楼梯的吗?怎么?我们的童年都被画进电影了吗?


  很想说说两姐妹的故事——小梅抱着大玉米,一边走一边委屈地哭,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哭着哭着她大声喊起来,姐姐是个大笨蛋!……小梅哭着独自跑去找妈妈,小月急得满山遍野地跑,边跑边哭边喊,小梅是个大笨蛋!


  “大笨蛋”三个字,跃出了荧幕,滑进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


  突然觉得让孩子们看这样一部动画片真好,想到片中的一句台词:只有心灵纯洁的孩子才能看见龙猫。只有孩子才相信童话、才相信奇迹的存在,只有孩子才能毫无防备地去接受这些绮丽的幻想和梦。


  而这只叫龙的猫,不再是精灵,不再是宠物,而是——相爱、善良和纯真


  

《一只叫“龙”的猫》有1个想法

  1. 只有孩子才相信童话、才相信奇迹的存在,只有孩子才能毫无防备地去接受这些绮丽的幻想和梦。是的,所以我们每天能跟孩子们在一起,真的很好!
    [quote][b]以下为赵珈瑜的回复:[/b]
    小猪老师,你好。[/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