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

没等铃声响完,满脸严肃的我就在讲台前站定,等着孩子们渐渐安静。

    “老师接到一个通知,最近要举行一次小学生百科知识竞赛,学校决定利用下午第一节课时间对全校学生进行摸底考试。所以原先安排的作文课先往后推一推。”


    没等我说完,就有细细碎碎的议论声爬进我的耳朵。我顿一顿,以示安静,接着说道:“我手头的这张试卷,据说是一位资深专家出的,能相当准确地检测出你的知识水平。”说完,我摇了摇手中捏着的一叠试卷。


    孩子们不知道,这是我利用中午时间加班加点赶搜索内容,快马加鞭誊印出来的呢。


    “啊?考试啊!”我听到有孩子们发出这样既惊恐又诧异的感慨,禁不住暗暗发笑——真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傻孩子!当然,更多的孩子则镇定自若,俨然一副泰山倒于面前而不改色的模样。


    “十秒钟,把课桌椅拉开!”我一声令下,教室里就响起了桌椅挪动的声音,赶跑了午后淡淡的困倦。


    “考试时间,五分钟!一定要仔细读题,按要求完成!”在孩子们“啊?”的嚷嚷中,我在黑板上写下了“细心、要求”四个大字。


    “五分钟?这么短时间?这什么考试啊!”


    “不是吧?这可怎么做?”


    ……孩子们显然被“五分钟”这一超出常规的考试时间弄懵了,脸上写满了茫然、迷惑与焦虑。


    我一边分发试卷,一边提醒第一排同学不许先行翻看试卷内容。我的不苟言笑震慑住了绝大部分孩子,可还是有那么小家伙按捺不住好奇心,用手指悄悄掀开一页,企图先睹为快。


    哗啦啦……一片试卷翻卷传递之声,混着“快点,快点啊”的催促声,还有我的鞋子踏在地面上的“嘎答”声,正悄悄揭开一只无形的瓮罐,候着三十二个孩子中的一个、两个,甚至更多个。


    原本需要一两分钟时间才能分发完毕的试卷,这一次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真可谓神速!大家心里都清楚,起决定作用的当然是那吓破胆的“五分钟”限时了。


    孩子们一把抓过试卷,唰唰唰写下姓名、班级、学校,然后再唰唰唰开始按顺序往下做。看着这情形,我不免担心起来——不是吧?难不成三十二个孩子全被我请进瓮了?这可怎么装得下呢?


    还没等我细细考虑如何应对这一意外,陈自立已经开始在座位上晃荡起他的小脑袋、小胳膊和小腿了,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这边的陈自立正在摇头晃脑,那边的钟昶宇竟将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搁,交叉双臂靠着椅背优哉游哉地歇息起来。接着,刘硕也左顾右盼起来……


    我刚才还悬着的心,因为这三个一副“罢考”模样的孩子,终于放下了。


    可这毕竟是一场严肃的考试呀,我可不能让陈自立的笑声影响了其他奋笔疾书的孩子,不能让钟昶宇的“傲然枝头”夺走了其他孩子们专注于试题的眼球,不能让刘硕的无所事事坏了我的整个计划呀……我绝对不能按兵不动,必须主动出击才行!


    我神情自若地走到陈自立身边,用右手轻轻拍一拍他的肩膀,咳嗽一声以示提醒。没曾想,这小家伙一发不可收拾,竟花枝乱颤起来。我的天,这还了得!我赶紧使用老师特权:“请注意,这是考试!不要影响其他同学!”可没想到我这一声勒令,反倒不经意提醒了其他孩子,有几个竟也停了笔,加入到钟昶宇、刘硕、陈自立的“罢考”行列来。


    再看时间,才过去三分钟呢!我心里盘算着:继续考?照这情势,没到五分钟,这进瓮的小家伙们估计都一个个跑出去了。……权衡再三,我霸道地喊了“时间到!请停笔!”教室里一片喧嚷,有孩子叫着”啊?这么快!”“老师,再给我一分钟!”“这是什么考试啊!”……


    这时候“罢考”小组成员可再也憋不住啦!陈自立终于把揣了一肚子的笑声痛痛快快地抖了出来“哈哈哈哈,你们看最后一题!只要做前面两题就好了!”一语惊起四座,全班哗然。


    意料之中,我成了众矢之的。我微笑着看他们激动地你一言我一语发表意见,心甘情愿接受孩子们的兴师问罪。哈,数了数,我这无形的瓮里,一共有二十八个一脸无辜的孩子。


    “嗯,作文课,才刚刚开始……”我清了清嗓子,依旧笑着。


    “哇!”“啊!”“天哪!”……教室再一次被孩子们的喧闹声淹没了。 

发表评论